我们婚礼为什么用周礼

我们的婚礼采用周制仪礼,行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礼。这和现代婚俗有所不同。

当代婚礼形式上往往兼容并包、中西结合。中西结合的仪式自然大有优点。婚礼可以办得更光鲜隆重,宾客也更有参与感。在酒店办婚礼,也解决了城市居民脱离土地搬入高楼大厦后,兴办筵席时不再能够动用村公所或者家族祠堂等便利场所的实际问题。难怪会成为目前婚礼形式的主流选择。但是当两种不同渊源的仪制简单合并时,难免互相矛盾、不能自洽。

以当代昆山婚俗为例。婚礼当日按中式礼仪,新郎和众人坐车前往新娘家接亲。冲破伴娘“阻拦”,接得新娘。一道向岳父岳母敬茶后,新娘父母泪别女儿。晚上的婚宴则一般在酒店里举办,依西式礼制。在众多宾客注视下,父亲挽着自己女儿出场,走台到尽头,将她托付给新郎。最后,新郎新娘在证婚人主持下,发誓成婚并交换戒指。礼毕。

注意,婚礼当天早上女婿去娘家接亲,新娘父母哭着送别女儿。转眼晚宴上,岳父大人又再次出现,领着女儿走台,在众人见证下将女儿的手交给女婿:这是将早上接亲时已经送走的女儿再送一遍。

同样,接亲时伴娘和娘家人会堵门藏鞋的婚俗来源于胡人,由阻止外人抢亲的习俗演化而来。可是,按照周礼传统,男女大婚乃父母之命。婚约订立远在迎亲环节之前,业已获得双方家长首肯和反复确认。《礼记》中,迎亲当日新娘之父出门将夫婿迎入门内,就是岳父大人完全同意和满意亲事的表现。因此,娘家理应欢迎夫婿接亲的队伍,而不是堵上门藏好鞋并“捉弄”前来迎亲的新郎和伴郎:即便是形式上的阻挠也违背岳丈邀婿上门的意愿,有损于双方家长对于婚约的承诺。

杂糅混搭的当代婚俗隐藏的缺陷不一而足。正因如此,我们力求此次婚礼在形制和逻辑上实现自洽。

经讨论,我们的婚礼决定遵照周制,以《仪礼·士昏礼》和《礼记·昏礼》为基础,加以现代改良。周制六礼在两千多年的岁月洗礼下,几经精简却经久不衰,一直到民国都是礼仪的典范。当代中国婚礼也一直保留着周礼的内核。从现代博弈论和法律研究的角度看,周礼的婚制中,双方充分享有要约邀请、要约、缔结婚约的体面地确认或拒绝的权利,并承担履行婚约的义务。周礼是一套完备而可行性极强、久经考验的婚礼制度。

周礼一共分六个部分:

第一,纳采:
即男家遣媒向女家提亲(下达)。备礼以雁为礼物。以活雁为礼物有三个原因。雁为候鸟,来去有时,从无失信,是信守不渝的象征;雁秋南飞而春北归,顺乎阴阳,是阴阳调和的象征;雁飞成行,止成列,是长幼有序的象征。

《知否》中以大雁为贽礼
这是我们将使用的大雁品种:鸿雁

第二,问名:
男家使人问女子之名,以归卜其吉凶。以雁为礼物。

第三,纳吉:
男家卜得吉兆,备礼告知女家,至此,婚姻始定。以雁为礼物。

第四,纳徵:
徵即成,男家在纳吉之后,送聘礼于女家以成婚礼。

第五,请期:
男家卜得迎娶吉日,备礼告于女家,征得同意。以雁为礼物。

第六,亲迎:
至婚期,婿亲至女家迎娶新妇完成婚礼。

前五个步骤都发生在沈阳新娘的娘家。在9月13日正式迎亲前,将有新郎父母委派大使前往。第六步的亲迎,也就是正式的婚礼,分两节。前一个环节发生在9月13日中秋节沈阳新娘家,新郎上门迎接新娘回家。后一个环节发生在第二天的昆山新郎家,新娘在新郎家入门和拜见公婆。欢迎诸位到场观礼。